NBA球员社群网站的生存之道:消极评价会伤害到年轻球员的自信

2020-06-08
119 评论
626 人参与

NBA球员社群网站的生存之道:消极评价会伤害到年轻球员的自信

最近一场TNT节目中,Kobe Bryant与Shaquille O’Neal面对面促膝长谈,回忆了二人生涯中的种种片段,也分享了些从前湖人时期不为人知的新料。最有意思的一个是2002年季后赛的时候,湖人来到沙加缅度打抢七战,当地的几位国王球迷用特殊的方式欢迎了对手:他们在球馆外脱下裤子对着湖人球员拍屁股以示嘲讽。不过,湖人赢下那场比赛后,队员们在球队大巴上用同样的动作回敬了国王球迷。Kobe也说,这是他与鲨鱼之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随后还庆幸道,幸亏那时候的手机还没有高清摄像头,那时候的网路也没有社群网站。

那时候,生活是如此单纯,如今的NBA球员就没那个福气了。大街上每个人都有照相手机,都有社群网站号,普通人与名人之间的互动变得前所未有得简单,职业运动员自然也属于这些名人。推特等社群网站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平台,让很多引人入胜的幕后故事为人所知,也带来了偶像与粉丝间的积极交流;然而,凡事皆有利弊,社群网站带来诸多帮助的同时,也给球员们製造了不少麻烦,让他们每天也需要在日常工作中处理很多消极情绪。

HoopsHype网站邀请了数位NBA球员,与他们讨论如何应对社群网站的消极影响,如何在一举一动都被注视的情况下做好自己。有的球员确实为这些问题烦恼不断,但所有人都表示,与他们的追求和人生相比,这些所谓麻烦也只是疥癣之疾,并无大碍,而且也是作为职业球员必须面对的事情。我们也邀请了一位东区球队管理层人员,以及几位经纪人,了解了他们是如何指导球员应对社群网站,帮助他们避免不必要的争议。

如何应对社群网站的消极影响

Rudy Gobert,犹他爵士:「我挺喜欢那些骂我的人,虽说他们的智力情况一般都不太好,但他们的话对我也算是种另类的激励吧。」

Myles Turner,印第安纳溜马:「其实大多数喷球员的不是真球迷,很多都是玩篮球范特西译注1的。我表现不好的时候,真球迷会很失望,这点我完全理解,但还有很多玩范特西的小孩,指望着靠我们赚钱,他们的失望就属于动机不纯了。作为球员,有时候如果对方骂的很难听,你真的想喷回去,但其实置之不理才是更好的解决方法,因为你去对喷反而让他们有了满足感,他们会跟朋友吹‘那个谁谁谁在网上亲自回覆我了!’」

译注1:篮球范特西为一款网路模拟经营游戏,玩家扮演总经理以给定数额的工资购买球员组成五人阵容,球员的身价会随其现实中比赛表现浮动,总体表现越好,评分、身价越高,可以理解为以球员为载体的彩票。

Shane Larkin,波士顿塞尔提克:「我一般会直接关闭那些攻击性言论。生涯早期的时候,我在纽约、布鲁克林这些地方待过,那里的球迷真的很严格。有的话确实会影响到我,会让我忍不住反驳,但如今我也就是看看然后抛之脑后。我觉得打球打到现在,我已经习惯这些东西了。肯定有人支持你,也肯定有人在网上说你坏话,而且那些人也不总是针对你,从联盟第一到倒数第一,四百多人没有一个能逃出他们的键盘,这只是他们在社群网站上的行事风格而已。我不会每天都盯着这些东西烦恼,看不下去关闭了就好。但如果有球员跟你说,他从没见过有人在网上骂他,那绝对是假话。只要登上推特或者Instagram,你绝对能看到「黑特」(Haters)。每个人都经历过,而每个人也有不同的应对方式。有人会选择反击,有人选择忘记,还有人一笑而过,有些人的心态可能会受其影响,但也有人会把它当做一种动力。我个人而言,大多数时候会选择无视。有那幺几次我回敬了对方几句,但都是很搞笑的那种,不存在激烈争吵之类的。」

Jusuf Nurkic,波特兰拓荒者:「我想说,Haters永远是Haters,不管我们做的好坏对错。就说我们连胜那时候——那时候打得这幺好还有人挑挑剔剔。他们就这样,我们也不关心。我们只是做好自己,不去管这些乱七八糟,完全无视网路言论——不论是表扬还是攻击。你又管不了讨厌你的人,他们也不会消失。我走我的路,他过他的路,有时候他也想走走我的路,或者不想让我好好走,我也就不理他接着走自己的路吧!」

Brandon Paul,圣安东尼奥马刺:「我认为社群网站是个非常好的平台,让我们可以与粉丝互动,展现一些个性与自己球场之外的一面。但同时它害处也不小,因为你完全无法控制它,还会因为上面的东西生气。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些球迷不高兴或者不满,就会在推特上攻击我,有时候我会在回覆里抖个机灵,来点小幽默,但那些言论从没真正影响到我。当然我不会骗你,有的推特让人看了确实挺烦心,但我更多地把它们当作个笑料。大二那时候,有人在推特上@ 我的话,我还会点进去看看,但现在看得少多了。不过我觉得,每个球员都不一样,有些人看了关于他的言论,会很认真地分析自己的问题,另一些人就根本懒得关心。最近几年都出现拿假帐号或者机器人去喷人的了,我真的不明白是为了什幺,但可能这就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Jamal Crawford,明尼苏达灰狼:「我处理社群网站问题的方式不太固定,有时候我不理会,有时候会去发表些个人观点。如果有一个人长时间一直骚扰我,我可能就会予以回应,所以还是会看具体情况。」

Corey Brewer,奥克拉荷马雷霆:「我压根不去想这些问题。嘴长在人家脸上,总是要说话的,但我不管就是了——好话坏话都不看。作为运动员,你不能因为外人的言论就有太大的心态起伏,只需要上场表现出最好的自己。就算有人在社群网站上说你不对、不好,那也不是世界末日啊,自己是什幺样就是什幺样。人们都有言论自由,想说什幺就说什幺,我只是不去关注而已。」

Quinn Cook,金州勇士:「我会直接忽略。其实我很长时间之前就开始应对这种问题了,毕竟我在杜克上的大学,关注杜克的要幺爱至深要幺恨入骨,所以很长时间以前我就明白,别为外人的话动气。大学那时候,我还是会对讨厌你的人有所回应,但我很快就意识到,他们其实要到就是你回覆。因为你一跟他们开始互动,他们就直接转发然后在朋友中广而告之,结果我反而让他们开心得不行。所以现在,我完全不会回覆,因为我不想让他们有这种满足感。我也学会了规避推特对心情的影响,不论表扬批评都不会影响我的心态。我很感激来自球迷的支持,但网路言论的价值真的微乎其微,绝对不能把它太当回事。」

Jordan Crawford,效力NBA6年:「我不会因为网上的攻击而停滞不前,我知道说那些话的人都是些小丑,如果我在现实世界见到他们,他们可能还会过来找我要个签名击个掌。而且说实话,我还挺喜欢看那些喷我的话,尤其那些写的特别好玩的,真的能让我笑出声,但我只是看看,从来没回覆过,它们也不会真的让我生气。但我认为,不少年轻球员对于社群网站问题还是处理不当,他们脸皮真的太薄,因为很多人从小学就计画好,未来在大学打一年然后进NBA,所以进入联盟以后他们还是太年轻,没有準备好应对这种问题。大学有一点好处就是,对于很多人,他们会第一次遇到那种极其严格的篮球教练,第一次真正面对批评,甚至有的时候你挨骂都不知道为什幺。所以在大学里,球员们可以培养人格,逐渐成熟。但现在很多球员都是,在大学打六个月接着就转职业,然后就要面对社群网站上的批评,这可比教练的批评还可怕,可以说是他们人生最大挑战之一。我小时候,推特还没现在这种影响力,而如今,基本每天都有人在各种平台上对球员们展开攻击。」

Trevor Booker,,印第安纳溜马:「以前刚打职业的时候,推特上那些喷我的话还会对我有所影响,但现在我只是笑笑。不少骂我的人,自己都不敢拿真人照片做头像。当然了,大家的表扬永远是那幺甜,我看到了也会儘量回覆。」

Garrett Temple,沙加缅度国王:「实话实说,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如果某一场你打的不好,就直接别看推特上的评论,因为肯定都不是好话。其实捧你的骂你的往往都是同一批人,你得20分带球队取胜,第二天得2分球队落败,前面捧你的人,隔夜就开始使劲踩你说要交易你。这真的一点不夸张,球迷上了头就是这幺疯狂,我是亲眼见过的。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完全不看,因为我们要面对现实,这种东西不可能视而不见,大家都是人,都会不自觉地对那些话留下印象,或多或少会因为批评而沮丧,心情肯定不会好。所以,表现不好的话,直接不看社群网站,这样就看不到那些消极的东西,就不会受其影响。但也有时候,我会收到那种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的攻击,无关表现,这时候我就会报以笑容,心平气和地回覆他。最近就有个人,说希望我赶紧膝盖韧带撕裂别打球了,然后我问他,‘你为何火气满满?最近发生了什幺事吗?’然后他就开始向我诉苦,讲起他以前打球时受伤的故事,我便说,‘但这也不是你诅咒别人的藉口。’不过大多时候我还是会语气平和地回覆的…之后,那些讨厌你的人就成了你这边的了,心中也不会如此戾气深重。看着他们心态变化如此快速,其实也是个挺有意思的现象。」

Romero Osby,奥兰多魔术2013年新秀,目前效力于欧洲联赛:「现代社会中,每个人都可以化身键盘侠,我们真的要做到心理素质过硬,也要明白,那些人只是坐在电脑萤幕前,希望引起球星的注意而已。对付这些人,你一定得学会让他们的言论左耳进右耳出,我对于网上那些人的嘴仗从不关心。」

前NBA球员,目前就职于东区某球队管理层:「作为一名球员,最好的就是不要看。我会建议队员,儘量远离那些负面评价,我当球员的时候就是这样,远离各种媒体。那些专栏文章或者体育节目有弊无利,对球员毫无帮助。那时在我看来,你不需要、也别轻信别人的表扬,同时也不要去管那些批评。但进了管理层,我的看法就发生了变化,我觉得至少要对你的风评有大致了解。而且,推特在帮助球员发声方面也很有效,球员们可以直接与球员互动,有时候会非常有帮助。但大多数人还是应当远离社群网站,当然也有球员在社群网站上如鱼得水。」

社群网站言论是否会影响场上表现?

NBA球员社群网站的生存之道:消极评价会伤害到年轻球员的自信

Jamal Crawford:「有时候我觉得,消极评价会伤害到年轻球员的自信心,或者他们会控制不住去想那些话,心烦意乱从而场上表现不稳定。有时候他们也会担心自己成了别人的十佳球背景,但如果你打职业时间够久的话,你肯定会有出糗的时候,这就是比赛的一部分,真的不该为这种事情担心。」

Brandon Paul:「我始终认为,球员们不敢去防扣篮或者造进攻犯规,就是因为怕当人肉背景。但我也觉得,有时候他们只是怕受伤。所以,不太好说。」

David Nurse,前职业球员,现为训练师:「社群网站上的评价肯定会影响球员的信心,尤其是年轻球员,他们非常在意这些言论。我是亲身体会过的,如果别人一直说,『你不会投篮!这人不会投篮!你投这个是什幺?』那绝对会影响到那些球员,慢慢他们也开始以为自己不会投篮了,出手意愿降低,无法利用起自己所有的技术,因为这些言论已经被凿进了他们的意识。大多人会说,这些消极影响对自己没用,或者说他们不关心,但其实在深层意识中,他们已经被影响了。我总是和球员说,那些讨厌你的人说话从不过脑子,但即便如此影响还是存在。如果某位球员被隔扣或者晃倒,然后影片在网上疯转,我觉得他们的信心真的会受打击。有些人非常害怕这个,因为他们觉得这些影片会在各种社群网站上流传,成千上百的人会来嘲笑他们,自然而然信心就会受到破坏。」

Caron Butler,效力NBA 14年:「NBA里很多运动员还非常年轻,还在寻找自己的上限,他们还需要时间成长。然而这时候他们就听到那些批评、质疑的声音,如果你对自己没有绝对的信心,那些社群网站上的话真的会影响到你。在场上,不论是出手,还是发挥自己的技术,都需要自信,这时候人们怀疑你的能力、抨击你的表现的话,确实会对你造成心理负担。我打球的时候,Pat Riley就跟我们球员说,别看报纸上那些分析文,因为写一篇文章真的太容易了,即便那些写手完全不懂篮球或者不了解你的球风,他们还是能一本正经地分析你、批评你。他们会提出各种奇怪的观点,做出各种假设,这些东西毫无营养。不过那时候,要躲避这些杂音还是相对简单的。现在呢?你总得用手机,不只是球迷会@你来说你,那些体育网站也会拿你做文章,写东西说你不好,把你当做话题来用。你可能不希望看到这些消息,但网路会把它们一股脑向你倒过来,人们也可以在推特上提到你,直接就能和你说上话了。所以现在要关闭这些喧哗声,真的需要非常强的自信心。」

Jordan Crawford:「我觉得社群网站言论会影响到球员的表现,会让他们在场上过度谨慎。很多人不愿去冒险,不论进攻防守,因为他们不想因此受辱。所以他们在打球的时候,脑子里就想着社群网站的事,将自己暴露在其影响之下。」

智慧手机时代的球员生存之道

NBA球员社群网站的生存之道:消极评价会伤害到年轻球员的自信

Brandon Paul:「照相手机真的很讨厌,我没法想像那些人气明星是怎幺过的。比如说,我可以随便去什幺地方,不会受到任何打扰。但我有的队友,不论他们去哪,甚至是国外,都有人找他们拍照、攀谈,或者发个推特说自己遇到了这个球星。有时候,真挺让人烦的。其实,球迷找我拍照我一点都不介意,但要是有人在远处暗中观察、偷拍摄像,然后还自以为隐蔽完美,那就很尴尬了。你们埋伏的毫无技术可言啊!我真的更愿看到有人走过来跟我合照,而非远远站着,别彆扭扭地端着手机对着我。最糟糕的是,有的人还忘关闪光灯,然后‘偷偷地’拍了张照片,这种事真的数不胜数了。我个人而言,出去跟朋友玩玩什幺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不用担心自己上TMZ,但我也为大球星们感到可怜,去哪都躲不开摄像头与目光。而偷拍这种事,我也十分厌恶,尤其是我和朋友玩得开心的时候,我会开始疑神疑鬼,朋友也不高兴。我会马上离开,还一边说,‘哎,往左边移一点,后面那个白痴正拍我呢。’然后我朋友就说,‘人家才没拍你呢,别乱讲。’接下来,我就会在推特推荐上看到某人发照片配字,‘刚看到了Brandon Paul。’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感觉超尴尬。」

David Nurse:「现在这时代,球员们去公共场合都要面对巨大压力。我尝试着告诉球员,不论你们在做什幺,一定要记着随时有人会把你拍下来发到网上。这种假设,几乎时时刻刻缠绕着你。我是想告诉球员,如果你有这种意识,有这种防範心理,可能就不会去做些乱七八糟的事。积极的公众形象需要很长时间来建立,但一条推特或者一个影片就足以让它毁于一旦。」

前NBA球员,现任东区某球队管理层:「照相手机彻底改变了球员的社会生活,他们知道,没有任何地方称得上安全,戒备一刻不嫩鬆懈。就算你什幺错事都没做,你也要确保自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没干坏事,才不会被误解,这些都会影响到你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有些球员依然花天酒地,还有的可能跟毒品打着交道。我觉得现在的球员大多都更小心了,他们都听过那种恐怖故事,一个球员被八卦记者曝光某事,从此麻烦不断一落千丈。当然,也有人不小心,就只能通过亲身经历来明白这个道理了。」

Caron Butler:「不少人找球星合影时,都显得特别激进,只是为了得到他们想发到朋友圈的东西。他们接近你,跟你合影,留下点自己遇到明星的线索,这种行为其实已经是在侵犯隐私了。作为运动员,这种事情一定要意识起来,很多人都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掏出手机,对着你拍拍拍。而你也得理解他们的心情,有一个成熟的心态,要明白这就是社会现实。以前大家不会这幺做,球员们也可以像普通人那样走出家门,找个酒吧喝个小酒放鬆放鬆,或者去找一帮朋友大家一起嗨,什幺事都没有。现在,就算你没做错事,有人也会把你拍下来发到网上,想说你干什幺就写什幺,他们可以随便对你加以描述,让外人真的以为你惹上麻烦或者在干些非法勾当。一些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可能就信了那人的说辞,你却无缘无故被‘干了件坏事’。就像现在,我们聊着天,我提着行李往外走,可能就有人拍个照,发出去然后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很不幸,这就是现实,再疯狂也得接受。此外,网上的看客们也会盯着你发的每条动态,从中再提取些故事,或者製造些话题,即使你发的东西人畜无害。几週之前,达拉斯牛仔队的一名球员发了一张照片,是他自己站在球员通道的画面,结果人们得出的结论是他在球队过的不开心要离开牛仔队,所以他不得不作出回应,平息事端。所以人们不光会自己偷拍球员,配上些毫无根据的文字,有时候他们还会过分解读你自己发的东西,然后得出一些异想天开的结论。」

Joe Smith,效力NBA16年:「遇到这种事,我有时候都挺庆幸自己退休了。现役球员要应对的问题太多太多了,推特上的攻击,还有球迷手里不断拍照的手机。我们都喜欢有些隐私,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日子确实不好过。现在很多球员,每次出去都要面对一大堆摄像头。而且,现在想不去理会那些外界批评都很难了。从商业角度来说,这种自媒体时代对于个人品牌的树立有些好处,但它带来的坏处也实在是太多了。」

Quinn Cook:「我很高兴能在社群网站时代打球,因为我认为它总体还是利大于弊。的确,有些推特会对你人身攻击,在公共场合也要格外小心,但自媒体带来的好处真的太多太多。你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去发挥影响力,去激励他人,与素不相识的人交朋友,做很多很多好事。我现在都无法想像没有社群网站的日子了,因为我高一那时候,脸书(Facebook)就开始崛起,一两年之后推特就成了国民软体,基本上我是在社群网站的环境中长大的,所以上大学之前就很习惯这些东西了。我也理解为什幺有些球员不愿接触社群网站,但个人而言我很喜欢。上高中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个社群网站超级酷,可以直接关注我喜欢的NBA球星,有时候还能有互动,这种联络,以及除它以外的一系列好处,让我感觉社群网站价值非常高。

Myles Turner:「我坚持认为社群网站极具价值,即便有人发一些消极的东西也掩盖不了。社群网站的企业也希望,球员可以通过自己的平台与球迷互动,所以从商业上来说这种交流也很有帮助。不过,老有人盯着你拍确实挺烦的。」

Jordan Crawford:「在公开场合,球员要多加小心,因为人手一部手机,谁都可以记录他们的行为。带着女朋友出来的话,就得小心加小心了。像是喝酒甚至喝醉这种事,绝对不能做,以前的球员没这种担忧,但现在就不行为了。」

David Nurse:「推特、Instagram这种东西,真的提供不了太多好处,只有很少上传的东西能有些积极意义。但社群网站给球员製造麻烦的例子却不胜列举,比如,D’Angelo Russell事件,我记得这事情刚爆出来的时候,我还在篮网执教,然后也和一些球员就此话题聊了聊。我问他们,你们会接受更衣室里存在这样的队友吗?他们反应都是‘不要。’这种事一旦发生,你又和队友之间产生了不愉快,这不止会影响到你的公众形象,更会让其他NBA球员对你有看法,这就成了你名声的一部分了。也许随着时间流逝,影响会逐渐淡化,但永远不会消失。而现在,推特和Instagram都有直播功能,当众犯错的机率就更大了。」

Caron Butler:「人们对于‘讚’、‘评论’还有‘关注’之类的东西太过在意了,每个人都想当网红,当然也想建立积极的形象,但我们不该盯着别人的看法不放。我有三个孩子,分别有23岁、17岁、13岁大,所以我也会和孩子们讨论这些问题,与他们之间的对话其实很像我生涯末期在更衣室里对年轻人说的那些,告诉他们最重要的是自己快乐,找到自己的位置,不要关心别人是否喜欢那个网路中的你。你必须先让自己觉得舒适,这才是重点。而这些都要落实在你的自我感觉和自信心上,无论人们在说什幺都有对自己有信心。我觉得这些心态、思想,都需要在成长中慢慢体会,一点点习惯处理这些问题。」

NBA球员社群网站的生存之道:消极评价会伤害到年轻球员的自信

指导球员少犯错误

前NBA球员,现任东区某球队管理层:「我们在新秀衔接专案中,就和球员们探讨社群网站上的行为準则,NBA与球员工会在赛季中也会不断举行会议,社群网站就在讨论内容当中。大多数球队也会有内部计画,为球员提供指导,特别是那些年轻人。一些老将也有社群网站黑历史,他们也在网上与人对峙过,或者发表争议性言论,又或是损害球队形象,管理层也会与他们面谈。如果有人在网上被攻击了,就肯定有人想帮他辩护;我也明白,推特的匿名性让人们更敢于说出激烈的攻击性言辞。然而,最大的挑战还是要让球员明白,他们跟球迷不一样,他们可不能拿疯话去回应疯话。」

Caron Butler:「现在,每个运动员都是一个行走的名牌,或者广告牌,人们都清楚这一点了。从你的一条状态发出的时刻起,它就算是在网上落地生根,有可能被疯狂转发,但不管怎样你都收不回来了。我认为NBA联盟和其他一些组织在球员教导方面做得非常好,经常举办课程、会议,跟球员讲明,‘听着,你们必须在社群网站上谨言慎行,在现实世界里也要注意自己该去什幺地方,该和哪些人相处。’他们的指导可以帮助球员规避错误,防止他们陷入争议。但很可惜,还是有太多人犯那些低阶错误,自己丧失判断力,所以他们就成了反面教材,让球员知道某些行为的后果——处理这些问题的花销,以及之后各种品牌拒绝签约带来的更多经济损失,还有对球员自身、球队和身边所有人的影响。NBA很有效地将这些例子展现给球员,正确地给予教导,这样他们便有前车之鉴,而不至于重蹈覆辙。」

前NBA球员现任东区某球队管理层:「我们在评估一个球员时,确实会看他在社群网站上的表现,大致了解他的性格、成熟度、对批评的应对、以及是否容易冲动。」

David Nurse:「球员们最好关注一下自己的社群网站形象,它确实会影响到他们的行情——不论是即将进入联盟的大学新秀,还是在寻找下一份合约的老将。球队肯定会看球员的推特,而且有很多人会不停监视球员的动态,所以他们每次发推之前都得三思而后行。我知道大学教练其实也有各种帐号,暗中观察招募的高中球员动向。有时候,球员们都意识不到,他们发的那些东西有何不妥,直到有人当面指出。比如,又一次一个叫Don Yaeger的人联络了多家球队,讨论帮助他们提升球队文化,而Yaeger也帮了不少球员进行市场营销,包括Peyton Manning和Blake Griffin这样的球星。那个赛季之前,他去UCLA会见他们的篮球校队。当时谁都不知道,Yaeger在会面两个月之前,就开始关注UCLA的每个球员;他一到地方,就开始指名道姓,公开念出他们发的种种奇葩推特。很多人都尴尬不已,然而这些东西都是他们亲自发到网上让别人看到的,他们只是需要明白,随便一条推特都能影响到他们的职业生涯以及在别人眼里的形象。我认为,社群网站的公开性,会不断提醒我们自己发出的东西会接受大众审视,所以发一些消极的东西真的不明智。如果你的社群帐号上看不到一丝的积极,那你在上面表达的消极情绪,随时可能会给你招来祸端。」

Caron Butler:「很欣慰能看到老将们为新秀提供指导。我觉得LeBron James与Lonzo Ball赛后分享经验与智慧,就是个很值得称讚的行为。他大致告诉Ball,‘你虽然还只是个新秀,却已经饱受批评,但要学会忽视这些攻击,关闭杂音,继续前行。’」

NBA球员社群网站的生存之道:消极评价会伤害到年轻球员的自信

经纪人也有教导球员的重要作用。很多经纪人会从钱入手,给客户看社群网站问题造成经济损失的例子。他们会详细解释,一个球员如果捲入争议事件,就会失去很多代言合约,而且也很难再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此外,他们也从生涯角度来分析,让球员明白,社群网站上的一时冲动,会给他们的签约或者选秀前景带来长期的伤害。

近几年,一个新秀在被选中之前,有的经纪人就会开始剖析客户的社群帐号,删掉那些容易招惹是非的问题言论。今天的很多年轻球员就成长于社群网站时代,所以从很小他们就会玩推特。几乎每年,人们都能从球员以前发的东西里找出点问题,有的甚至能追溯到十年之前。经纪人自然也心知肚明,所以有的人干脆消除整个时间线,消灭一切製造问题的可能性。

如果一个球员三番五次地在社群网站上破坏自己的形象——不论是控制不住脾气,中了别人的激将法,还是感情激动或者醉得很厉害的时候ㄏ——经纪人或宣传团队会让球员暂时远离社群网站,让公关人员替他们管理帐号。这样一来,他们可以继续在网路上保持存在感,还能通过它宣传自己的慈善活动、训练营之类的,或者发点赞助商广告,转点积极向上的心灵鸡汤。然而,这样的操作模式有时会让球员感到失落,我们也能理解,没有人想被自己的帐号关闭。公关人员发的东西也可能会让球员不高兴,有位经纪人就讲过,一个球员在社群网站上有过多次不良事件,团队因此为他配备了公关人员;然而,这位公关是个中年白人大姐,尝试模仿这名球员,发的推特也都十分阳光健康,可球员却说,她的口吻和自己完全不像,她发的推特反倒让自己形象受损(有的队友还因此取笑他)。不过,话说回来,这位经纪人也只是在做必要的止损工作,帮助球员挽回形象。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